| 收藏 | 首页
帐号密码

www.168art.com
 | 营运单位 |

四川福宝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书画印刷·摄影·设计
艺术品复制·装裱装框
展览展示·策展布展·展馆陈设
笔会组织·艺术品/长江石交流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电话:028-84327896 84314266
传真:028-84314266
地址:成都玉双路1号玉双大厦8楼
 | 新闻资讯 |   更多...

· 2020年全国“战疫”海报设计大…
· 《现代艺术》杂志社携手福宝印…
· 积淀昭华一一2019金牛区教师艺…
·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…
·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…
· 诗梦入梅香——孙婉兵作品展
· 谢梓雄绘画作品展
· 惟彼孤山——郭强师生书法篆刻…
 | 友情链接 |
 · 福宝印社·福宝斋
 · 四川乾坤道教交流中心
 · 四川硬笔书法在线
 · 蜀都书画院
 · 成都幻彩福宝印务
 · 覃卫艺术网
 · 四川美术网
 · 六九艺术网
 · 中国美术网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-> 艺论杂谈


情之所至,苦并快活着
——碑帖版本、墨、笺、砚、印石收藏杂记



作者:林鲁辛 [2015/4/23] [点击 1388 次]    
[字体大小:  ]
  令人心寒的文革结束后,许多有志向的人在调整着自已的爱好与追求。那时我只是一个穷工人,不过也在思考这个问题,因为生命短暂,总该有所追求,做些有意义的事。上世纪八十年伊始,酷爱读书和书画艺术,同时也迈进收藏这条不归之路。
  1978年的夏季,我在成都春熙路古藉书店买到一套民国石印本《邓石如篆书六种》,六册装,花掉三元人民币,可以说这是我喜爱收藏碑帖版本的源头。当时我根本不懂碑帖,也不知学书法必临帖读帖的最基本要求,只是从小天性喜欢写写画画,好读书。但家里穷,故三十岁前所有的爱好都在黑灯瞎火中进行,什么都没学好,仅剩下一点瞎涂鸦的情感,这情感,却是决定我后半生志向的关键。
  1979年春天,28岁的我经友人介绍,非常幸运的认识了原四川大学历史系老教授刘弱水先生。刘老和蔼淳朴,知识渊博。时值七十高寿,对碑帖有着五十多年的收藏经历。他年轻时留学日本就开始购买碑帖版本,与同在日本的郭沫若先生常有交往。我爱书法,刘老常给我讲有关书法的故事,并将他的藏本借与我临习。我与刘老虽未正式拜门,但刘老对我厚爱有加,为我打开了眼界,影响至深,是我一生中最敬重的恩师。蜀中德高望重的前贤余中英先生、赵蕴玉先生、刘秉谦先生亦与刘老友善,不时向刘老借用碑帖。刘老八十岁后,因年高体弱,家里人又不懂碑帖,便将其藏本中的大部分转赠给我收藏(绝不是为了换钱),嘱咐我好好地收藏,好好地学。恩师的惠赐,我不能白得,于是把自已经十多年收藏的七大本邮票贱卖,所得八百元都给了刘老。那时刘老家没有电视机,我花了几百元买了台黑白电视机送给了他,同时家里亲人也凑了千把元钱给刘老送去,以示感谢。刘老于2004年去世,享年94岁。
  刘老所赠碑帖版本中,不乏珍贵之品,诸如云峰山石刻原拓(其中《郑文公碑》非常精,四川省博物馆赵蕴玉先生曾观阅,赞美于口。汉《郙阁颂》原拓、《龙门二十四品》原拓、《上尊号碑》整拓、颜真卿《大唐中兴颂》原拓、宋《山河堰颂》原拓、清《赵之谦印谱》原拓带边款。
  古物不可再生,何况碑帖版本,尤其是原拓本,承载了太多的历史文化元素,需我们一代代的珍惜、研究、传承。搞收藏的必明其理。
  三十多年来,只要见到有书(特别是古旧书)卖的地方,我都要涉足。老天爷还算开恩,零星收藏到一些好版本,从原拓上讲,其中汉《三老碑》整拓、四十余件六朝与隋唐的墓志让我满意。特别是出于四川的《千秋亭记》,整拓与裱本各一件。此石刻出于唐开元年间,原刻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全毁。原拓传世甚少,弥足珍贵。当年康有为先生曾有此拓,秘不示人,很是看重。《千秋亭记》之书与唐际流行书风迥异,古拙浑厚,意态上奇正相得益彰。有苍古之气,与古之《石门铭》、《杨淮表》、《郑文公》、《张猛龙》诸刻有异曲同工之妙,是学习书法开灵动之气的好范本。难怪康有为那么喜欢它。只是此刻出于穷乡僻壤,又名份不大,故知者少,流传不广。另一套我所收的王子云先生原藏之《秦汉瓦当》八册套装,乃上世纪四十年代所拓,极精。王子云先生是我国当代雕塑史研究的泰斗,吴冠中及王朝闻等先生曾就学其门下,为此我专门写了跋文。
  汉画像石与汉画像砖之原拓,我收藏有近两百件,别有一番风景,对了解中国美术史大有帮助。
  2006年,一次意想不到的机缘来到,即刘秉谦先生去世后,他的后人将其所收藏的二百多件原拓本惠让于我,多为清代所拓。其中《散氏盘》、石门十三品(包括《石门颂》、《石门铭》)、汉《西狭颂》、《杨淮表记》、《张猛龙》、《 爨宝子》、黄庭坚《幽兰赋》十六张五尺宣拓、《汝帖》、陈介祺原藏《汉瓦当》一册等等,都十分珍贵。
  刘秉谦先生所遗清代与民国的老墨计五十一锭,亦收于我箧中,无一赝品。其中清何绍基的“子贞临池之墨”、张大千与其兄张善孖同游黄山而特制的墨、清晚期头品大员,军机大臣许庚身的“玉壶冰鑑”墨,民国时著名画家王震(一亭、白龙山人)的竹报“平安”墨、清代的黄山与新安之山水墨等均是难得珍品。
  至今我收有古旧墨一百多锭,从明清墨到民国墨以及1949年后各年代的墨都有,这样有个系列,可识墨的演变过程。其实现代的墨同样有收藏价值,比如文革时期的,农业学大寨题材的,只要品相好。我身边有两锭明代的饼墨,一锭是圆饼形的“宣德寿”墨,十分罕见。这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差到山西时所购,后来为了支持我,便无私地赠送。另一锭是方饼形的程君房所制“世掌丝纶”墨,形制基本完好。要知道,程君房是我国制墨史上影响很大的人物。能收藏到明代的墨,是非常难得的。墨具有“三美”,一为画工美,二为刻工美,三为制作美。因其文化含量高,历史因素深厚,又是易耗易损之物,故古墨在今天已很少看到,由此可知其收藏的价值,即文化价值与经济价值。
  收藏往往不是单一的,我倾向于与书画艺术相关的藏品。除上述外,木刻水印笺(本)、砚、印石等也是我钟爱的收藏,只不过有所侧重。碑帖版本、墨、笺这三项是重点,其它是配角。
  说到木刻水印,这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娇娇者,又属版画,源于唐代,早于西方。那时蜀中薛涛所制的“浣花笺”花纹精致,色彩鲜妍,成为闻名天下的“薛涛笺”。到明代晚期,木刻水印的工艺水平达到顶峰,尤其是套板套色工艺,其中《十竹斋书画谱》、《十竹斋笺谱》、《萝轩变古笺谱》是其经典。木刻水印笺(本)的制作水准比年画更高,当今已成为收藏界的热门,但难寻觅,价格年年攀升。这门工艺全由手工掌控。画稿、刻板、套板、套色的工序都要求很严。今天由于笺的应用几乎退出历史,许多人都不认识它。水印笺作为写信、写文稿的载体,曾经有过显赫的时代,历千余年,可惜风光难再。
  现在,我身边收有上千数的木刻水印笺(本),最令我陶醉的是清光绪年间所制的《十竹斋书画谱》,套色,整套八册。2004年,在原成都“诗婢家”门市经理杜容平先生处见到此谱,一见钟情,即希杜先生转让于我。开始他并不愿意,说这几十年来成都有几位知名的画家曾借用,很稀有。经我几次上门相求,最终杜先生为我精神所动,以较优惠的价格转让。拿回家后,看着一张旧报纸包着一团零乱不堪的散页画谱,不敢动,便立即打电话给老朋友,成都著名的装裱家白君旭光兄,请他来解决这一团糟的事,旭光兄亦欣然接受。不久,八册精美的线装《十竹斋书画谱》亮在我眼前,经校对,很完整。旭光兄那妙手回春的功夫真令人叹服。有人曾出几大万的价求让,这是不可能的,何况为该谱而特请流沙河、马识途、王易、谢季均、蒲宏湘、罗巨白、田明珍、李兴辉以及北京的王均、刘大新诸位先生题了笺。收藏的魅力在此,心爱之物多不为钱所动。
  陈子庄先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曾为“诗婢家”画过一套白描山花笺样,共十张。由成都水印厂(今已不在)以木刻水印法制了一批量不大的笺,画面线条爽劲利落,精练生动,异常精妙,足见大师的功底。这套笺我已收齐,十分难得。1943年,“诗婢家”店主郑伯英先生特印制了五百套“诗婢家诗笺谱”,都有编号,并铃有郑先生的印。我这套为第四十四部,非常荣幸。谢无量先生用诗婢家笺(郑伯英所制)书写了很多诗文,笺文合璧,如今颇受推重,且千金难求一纸。成都“诗婢家”与上海的“朵云轩”、北京的“荣宝斋”、杭州的“西冷印社”并称书画艺术口岸四大家。但“诗婢家”的出名多因“诗婢家诗笺谱”。
  2007年.我在“诗婢家”总店见有两种套装的木刻水印笺,应是现代版本。出于收藏的敏感,我一气呵成将其二百多套全部购得。今天看来,应是我果断的成功,因为诸多原因,要想再买到几乎不可能,可说是享受了“诗婢家”水印笺的最后晚餐。
  鲁迅先生与郑振锋先生通力合作,于1935年印制了《北平笺谱》,八册套装。每套均有两位先生亲笔签名,总共二百套。是晚明以来,木刻水印笺之规模集大成者。只可惜这套原板在文革中毁于一旦。《北平笺谱》现已成为稀世珍宝,有相当一部分早已传流海外。我现在能自足的是拥有一套影印本,且质量不错,纸张与装帧均按原样制作。
  我藏有一套民国时制作的“金陵十二钗人物花卉笺”,二十四帧,很美,世间鲜有。
  想过去文人士大夫们用水印笺来写文稿书信,加上用毛笔蘸上砚台中研出的墨液来书写,那简直是雅到极致,我亦努力在学习这一雅好。
  收藏砚与印石,谈不上规模。古砚、端州之水坑,麻子坑,坑仔岩这三大名砚、歙之老坑中的眉子,罗纹,鱼子以及鳝黄,庙前青、山东之红丝砚诸品种是我心爱之物。印石中的田黄、鸡血、天兰冻、芙蓉、牛角冻、桃花冻、鱼脑冻、荔枝冻、福黄冻等等,这类精品也算是心血所归。
  搞收藏的人多是贪得无厌,正所谓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弄得倾家荡产的人有,我也常常落得囊中羞涩,不过还不至于影响正常的生活。在经济条件许可的状况下,继续花钱爱它们,理智与憨痴共存。自己经济条件虽不宽裕,但能持之以恒,坚信滴米可成萝。
  一个好汉三个帮,在我的收藏经历中,除了家人大力支持外,我的恩师,国画家王敬恒先生生前曾不断地鼓励我,还有朋友们的援助,否则是难以成气候 的。自已远远说不上大家,仅有些成就而已。
  我历来不专注运气,有心收藏,特别是成功的收藏,是才情、执着、缘份相叠加的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○一三年元月十五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锦东莲花村苦梅斋灯下

Copyright© 2005-2012 四川书画艺术网 All rights reserve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主编:向运华 | 学术主持:梁时民 | 荣誉顾问:邵仲节 | 网站负责人:向运江 | 电话:028-86965233 84327896 84314266 | 传真:028-84314266
手机:l3982O335O2向运华 l398OO257l9向运成 | QQ:1725373670 409124276 | 邮箱:409124276@qq.com | 地址:成都市玉双路1号玉双大厦8楼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蜀ICP备12033131号
蜀ICP备17004459号-1
蜀ICP备12033131号-1
蜀ICP备12033131号-2